您的位置:

首页> 明星偶像> 安洁莉娜∼性、金钱、肉体、热液∼(更新第三回,一万字,7/5)

安洁莉娜∼性、金钱、肉体、热液∼(更新第三回,一万字,7/5)


第一回     完美淫娃

「安洁小姐,欢迎光临!」

精品店的服务人员一看到我走进店内,撇下其他客人热情地走上前打招呼,因为这里的员工都很清楚大户上门了,赶紧拿出本季最新潮的产品,期望我能增加他们本月的业绩。

喔,我忘了介绍我自己,我叫做林宜君,很菜市场的名字对吧?所以我从不用这名字(除了身份证外),对外我总是用Angelina(安洁莉娜)这英文称呼,灵感来自一位自己喜好的好莱坞巨星。

「谢谢您的消费,一共是xxxxx元。」

收银机的萤幕上秀出一笔夸张的数目,但我连看也没看,毫不犹豫地直接从皮包中抽出一张黑卡,柜台的小姐急忙恭敬地双手接过卡,我稍微瞄了一下她,是个长相很清纯的年轻女孩,手正不熟练地操作着眼前的收银机,看起来是位新来的员工,虽说从没见过她,但她那瞬间看到黑卡的眼神却让我有种莫名的熟悉。

没错,那是对金钱渴望的眼神,就如同当年的我一般。

呵呵,瞧我又忘了,方才自我介绍到哪了呢?我叫安洁莉娜(简称安洁),今年34岁,未婚,是位当红的模特儿兼演员,年薪千万、住着高级公寓、开跑车….呵呵,讲到这是不是已让你对我这单身贵族羡慕不已?如果我再告诉你,除了金钱外,我拥有一张姣好的脸蛋,女士们是不是忌妒到双眼都喷出火来呢?

事实上,我不是一般你在大街上能见到的典型东方美人,相反地,我是属于那种非典型的类型,有着犹如西方人深刻的轮廓,大而充满灵气的双眼,高耸的鼻子,还有………

非常性感的厚唇,喜欢不时伸出灵活的舌头舔弄自己的上唇,呵呵,男人们看到这,脑中一定浮现一些奇怪的画面了吧?嘻,不要觉得害羞,其实我的小嘴最喜欢被你们身上的棒状物所填满了,不要在乎大小,不用担心会弄乱我的长髮,双手抓紧我的头、猛力地朝你们的下体撞去……对,一捅倒底,然后……尽情的在我嘴内喷射你们的兽慾,啊…哈…啊…啊……一想到那黏稠的液体肆意地填满我的嘴和喉咙,讨厌,我觉得我下面都有点湿了。


怎幺?觉得我的脸蛋已让你们男人发狂了吗?啧啧啧,别急,我还没像你们展示我这淫蕩的肉体呢。我有着175公分模特儿的标準身高,配上两颗快将上衣撑破的巨乳(偷偷告诉你,纯天然的G罩杯,饱满的水滴状,又挺又大,尖端处是两点粉色的大乳晕,是我平时『餵食』男人的地方),如果再往下一瞧,会发现那柔弱无骨的细腰,紧接着两瓣浑圆硕大的翘臀,只要身子稍稍向前弯曲,你瞧我后方的男性服务员正偷偷地瞄着我呢!呵呵,要是我今天裙子穿得短些,嗯…啊……..我那紧緻的小菊就会不小心曝露出来!从手指到男人最坚硬的部份,它都能容纳男人内心妄想的一切,再往下就是如玉笋一般的洁白长腿,只要稍稍张开些,我最私密的地方就……哎呀,讨厌死了,你自己想像啦!

其实,我这人人称羡的名星有着不为人知的祕密,我拥有的一切大多都是假象,除了金钱和这淫蕩的肉体外……



晚上,某间高级私人会馆。

我乘坐着一台高档的宾士来到了这里,替我开车门的是一位身穿服务员制服的年轻男生,他很有礼貌地引领我搭乘电梯到最高楼层,途中,他不时地偷喵着我,唉……对年轻人来说,我这当红的女明星已够让男人想入非非,加上这一身性感曝露至极的穿着,男人受得了除非他是基佬。

一袭火红色的晚礼服,胸前深V直开衩至腹部,雄伟的G奶只被简单的布料遮掩住乳头,连后头也没多余的衣料,肆意地露出洁白光滑的背部,裙摆更是形同『国王的新衣』,薄到不能再薄的丝绸完全无法遮住里面的蕾丝内衣与性感的吊带袜。

不过我就是喜欢男人欣赏我的肉体,无论是偷偷地斜喵,还是肆无忌惮地正眼望来,都能燃起我心中的满足感与欲望。

「看什幺看!快带我去顶层!」

这可爱的小男生被我斥责地急忙收回贪婪的目光,按下电梯按钮,然后眼观鼻、鼻观心地犹如老僧坐禅,再也不敢朝我望来。

呵呵,我真是个矛盾的女人,喜欢驾驭男人也乐于被男人驾驭,所以玩弄这些男服务生也成了我的平日娱乐之一。

出了电梯,眼前是一道狭长的长廊,这小男生只能送我到这,并很恭敬地对我敬了一个礼就準备下楼离开,我急忙伸出手将他拉至监视器照不到的角落,递了一张百元美钞作小费并说:「你这傻瓜,电梯里头都有监视器,你猛盯着我不怕被你老闆发现?」

「不过呢……我希望下次迎接我的还是你。」

说完,我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脸颊,小男生满脸通红地像我频频鞠躬就急忙下楼去。

呵呵,小鬼难缠,施以小惠是必要的,况且他也长得挺可爱的。

我一边想一边走着,很快地来到长廊的尽头,是一扇精緻的小木门。

一位中年的管家打开了门,木门的另一面是完全不同的世界,里头一间间的小包厢坐满了男男女女,舞池上一些年轻辣妹正随着音乐扭动着身子,如果你仔细一瞧,会发现台上跳舞的正是如今当红的女子歌唱团体,G-GIRLS,只是和平日那卡哇伊的清纯作风不同,扭腰摆臀地摆出极尽放蕩的舞步,和脱衣舞孃没有两样,惹得一些年轻的富家子弟围绕着她们不断起鬨。

管家没有停下脚步,因为「我的客人」还坐在更里面的包厢。

「安洁小姐,好久不见您了。」

喊住我的是Jason,一个没什幺才能的导演,混了一辈子也只能拍拍唱片mv和一些不入流的小众电影,偏偏我刚入行时,他就是「关照」我的人之一,看到他越来越大的啤酒肚下,正蹲着一位不怎幺红的同门师妹,似乎正努力地吞下嘴中的东西,再看看Jason涨红的丑脸,不用想也知道师妹嘴里含了什幺,心中不禁想起以前和Jason共睡一床的自己,何曾少吞过他的精液,甚至还被他命令过要含在口中半小时才能吞下。

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,如今我的身价早已不是这三流导演能触碰的,相反地,他还要求我多多让老闆给他多点case接,哼,瞧他那卑躬屈膝的奴才样,再相比从前的种种淩辱,心中升起一阵如同高潮一般的快意,我随意地应付了一声就继续前进,根本不正眼瞧这鸟人。

很快地,我来到了二楼的夹层,管家送我到包厢门前就离去,我推开了门,门缝中立即传出女子淫乱的呻吟和肉体强烈碰撞的声音,看看角落的那组吧,一女三男,女方是上礼拜才获得最佳新人奖的荷贝贝,戏中完美的饰演一位清纯、绝症末期的坚强女高中生….

呵呵,清纯…她正被三个男人玩弄着呢!叫声倒是挺清纯的,记得上一个週末我还和她陪大老闆上演「共侍一夫」的感人戏码。

哎呀,话不多说,马上就有一个男人发现我了,他走过来得步伐很绅士……前提是如果他有穿衣服的话。

「安洁,来了怎幺不应一声呢?」男子语带苛责,手却已很不老实地伸进我的衣内,随意地搓揉我的胸部。

「啊…哈…嗯…陈董慧眼独具,小女子我怎幺逃得过您的法眼呢?」

我轻轻地推开眼前的男人,一手解开脖子上的束带,晚礼服顺势地滑落一地,两颗硕大的核弹头再也没有任何遮掩,赤裸地曝露于男子眼前。

「真大……」男子忍不住讚道

我双手捧着巨乳,轻声道:「人家G奶好重,帮人家扶一下嘛。」

男子二话不说,伸出魔爪,胸部在他的手上像麵团似的揉成各种形状,不时还吸吮一番。

我双臂绕着陈董的颈子,嘴微微张开,将舌尖微微探出,发出细弱游丝的呻吟声。

这是我的拿手绝活,没有男人能抵抗我这丰唇的独特魅力。

果然陈董半秒都忍受不住,张口就将舌头伸进我的嘴来。

「嗯…嗯…嗯…咕噜咕噜…唔…唔…再来…嗯嗯」

实在太美妙了,这种嘴内被男人搅动的感觉,又吸又舔的,啊…啊…啊…,他的口水流满了我的嘴内,好棒,好喜欢这种被男人摧残的感觉,他的舌头不断缠绕着我,我彷彿觉得脑袋也被搅动一番,完全无法思考,身体只能靠性慾去驱使。

这时陈董手指一伸,直接抠进我的小穴,害我尖叫一声。

「啊!!!!!!!!不行!!!!!」

不过这声淫叫不但没有让陈董就此罢休,反而同时招来了更多的狼。

几个原本在旁的男士也发现了这边,满脸淫笑地走了过来。

「哎呀,陈兄,你不厚道啊,安洁来了怎幺不提醒兄弟我们一声呢?」

「哈哈,林兄,原本想独食被你们发现,下回你们得请客!」

「独食?啧啧,陈老弟你是最近才参加的,赵哥我是过来人,你不知道安洁这小骚货是这圈子有名的战斗机,多少当年的英雄豪杰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!一个不小心就壮烈牺牲了!!!」

「什幺战斗机,根本就是轰炸机,劈哩啪啦地一次炸死一大群男人!!」

「对对对,榨乾的榨,榨死咱们哥们!!!」

每个男人听了都哈哈大笑,眼神却各个贪婪地望着我,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一般。

叫赵哥的男子手端着我的下巴,先是亲了我一口,淫笑地问:「哎呀,安洁,我记得你是新科影后,要演什幺给咱们瞧瞧妳精湛的演技。」

「不说我都忘了,咱们小安洁可是影后啊!哈哈」

我看着眼前这些男人,知道今晚肯定是漫漫长夜。



不知什幺时候回神时,我已躺在一张巨型的圆床上,不变得是一大群男人的环绕,陈董那些人早已退下,换上了另一批人。

其实,对于这些吃遍山珍海味的大人物来说,单纯年轻貌美的女人已激不起他们的欲望,要干就要干有名气的女人,像我这种明星影后,还是我身旁这位不断被灌食精液的知名女主播、甚至一些做小官的女官员,无论你台前有多风光,在这床上妳只是男人的玩物。

肉棒是一个接着另一个,有大有小,有直有弯,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洞都被无情地抽插,身上洒满由精液和润滑液混和的奇异液体,我也没时间去分辨,旁边这个肥胖的中年男子又将一阵热热的新鲜精液射满了我的脸,并要我帮他清枪,就在此时下体忽然感到一热,我知道又被内射了。。。

「哈哈,瞧瞧小安洁,都已经第几回了,一插上去,腰就自己动起来了,蕩妇啊、蕩妇!」

「小安洁,来来来,嚐嚐叔叔的棒棒,你一定喜欢!!」

「咕噜咕噜,这一对奶子真讚,安洁你上辈子是乳牛吧!!」

「这菊花真紧,看看,还在一紧一鬆地收缩着呢!!」

「嘴张开,安洁,喝喝精液补充养分,别累坏了,哈哈。」

「影后?不用看也知道是出演妓女得奖!!本色演出啊!!!」

耳边得吟声穟语不曾断绝,只觉得意识在渐渐离我远去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醒来的时后,我已躺在一张双人床上,身旁一个中年的男子正呼呼大睡,我知道他,一位国内钢铁业龙头的董事长,不过其实他是谁并不重要,陪客过夜和演戏、走秀都是我的工作。

清洗完身子后,老董也醒了,简单地在房内用完专人送来的早餐,离开前,不少男人喜欢来一发作结尾,这老董也是此道中人……

「哈…呵…呵…嗯…嗯…」

浴是中,我奋力地用涂满肥皂泡沫的身子,上上下下地搓弄着老董肥胖的身躯,用胸部磨蹭他的背、用圆润的翘臀擦拭他的大腿、再用嘴将他的脚趾一一轻舔乾净,最后自然是我的小穴迎接他的肉棒。

「啊…哈…啊…要去了…要去了…」浴室内充满着我的呻吟与肉体的撞击声。

「看我操死妳这贱人!!!」

老董奋力做起最后冲刺,嘴上不忘吸吮我的奶头。

「操死我!快用你的大肉棒操死我!安洁、安洁要热热的精液!!!啊啊啊啊!!!!」

热液直灌我的子宫,让我整个人感到像触电一般的高潮,忍不住发出像第一次被破处一般的悲鸣。

老董两指将我的两片花瓣一夹,挤出了浓厚黏稠的精液,心满意足地露出猥亵的笑容。

我爬起了身子,头向前凑上他的下体,将阴茎上残留的精液给舔乾净,并在他面前将它全部吞下肚,他才拍拍我的头表示满意起身离去。

事后,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,坐在沙发上,望着窗外美丽的城市风景,心中突然升起一阵感慨。

「如果当初没有一时鬼迷心窍……又会是怎幺样的人生呢?」

我的时间似乎又回到了18岁的那年…………

(安洁莉娜∼性、金钱、肉体、热液∼一位女演员的回忆录,第一回,完)